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北海以北

北冥有鱼,游于北海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虽早就应该死,却不知为何活到了今天  

2015-03-26 00:28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虽是悲伤的起始,但终究因为情感的一阵涌流,有了温度,我所欢喜的正是如此,苍白的内心也因此得到一些安慰,可以想一些事情,这也是我所需要的,总之,我醒了过来,在一段冗长的麻木里。却是麻木,不可说沉睡,我的精神并非太好。

大概每一个有着艰辛内心世界的人都询问过死亡,这早已经不是什么太过敏感的话题,都知道,除了颇有勇气者大多现在都还活着,与常人一样,拷问死亡是对压抑的一次绝地反击,是一次宣泄,跃过去就又有了活下去的理由。最近被一些忧伤的气氛所感染,可能也是由于工作的原因。我一直试图表现得与周围的人一样,不拒绝,学会应酬,其实我觉得都有自己的事,能少说话就不说,为一个不敢兴趣的事编造语言是一件特无聊的事,不想去人太多的地方,就是不想与人走得太近,人情世故很累。当然需要倾诉,有一个就够了,何况可倾诉的对象有很多,没规定非得是人,孤山夜语、与花低呤,还有那漫天星辰与流动的风月。看着自己离想象的我渐渐远去,去向了非我,我感叹做人真难,诚于自己更难。

心生迷茫,遥望远方,并非远方多好,只因为远方够远,可以毫无顾忌的畅想,如同小时候用彩色的画笔画出一个美好的未来。夜晚,总喜欢一个人出去走走,不需要停留,不需要等待,自然有一份悠闲有一份恬淡还有一丝孤独,孤独不是坏事,反而很好,在这个人满为患充满喧嚣的地方能体会到孤独是很难得的事,大多数人是没有孤独的,他们一直奔波在生活里,没有了感觉。那时的孤独是温暖的,一个人的温暖,不眠的温暖,感情的温暖,遥望的温暖,每一盏灯光下的温暖。

有的人死了,有的人活着,是否都是一种天命,到了就该走了,留不住的一定留不住,一切都是这样,努力也只是一种安慰,毕竟没什么比希望更鼓舞人心的东西。海市蜃楼的梦幻诱惑着人们奔赴其中,拥挤里忘记了存在,时间就借这个机会偷偷的溜走。如果一切都没有开始,如果一切开始就结束,如果没有沾染这么多尘埃,那么牵挂就少了,也不用在念叨着:不如死去,不如死去。你我都会最终踏着他们的足迹奔向他们,多年后,我们将与先人一样,无分彼此。既然这样,又何必生这么多是非呢?

我有时会想,我这是否算一种无病呻吟,毕竟现在有吃又有喝,纯属于吃饱了没事干。但我又想,只为了吃喝,而吃喝是为了活着,如果不用吃喝,那就不需要活着了啊。我享受着这一份无病的呻吟,我在其中感受到了一种亲切,那是我生命的律动,而非一个被绑架的躯壳。最近生活平静,心的深处被现实所屏蔽,所以这平静是空洞的,如同空气没有了气流,失去了光,失去了热,在坍塌的黑暗里穿行,像一个木头,往返于两端。我向往平静,那是一份历经风波后的云淡风轻,那时我若还是一个木头,我的身边也有一个叫马尾的人,在平静里应蕴含着深深的感动,深入骨髓,那是过去岁月所有沉淀的总和,人生。

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

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

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

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

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